业内资讯
IMF:中国改革取得很大进展 应继续控制信贷增长
编辑时间:2018/5/31 15:12:11  点击数: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亚太部门助理主任詹姆斯·丹尼尔率领的代表团于5月17日至30日访问了北京和深圳,开展了关于中国经济的年度第四条磋商讨论。5月29日,丹尼尔和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(Alfred Schipke)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此次访问的内容。

“在全球贸易周期性回升的带动下,中国经济在2017年实现了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加速。预计这一强劲的增势在2018年仅将略有减弱。”丹尼尔指出,据IMF预测,中国经济增速在2018年将降至6.6%,到2023年逐渐放缓至5.5%左右。

“中国经济表现良好,改革取得很大进展。”丹尼尔指出,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已经取得了进展:金融部门降风险的工作加快实施,在广泛领域采取了果断措施;信贷增速放缓;削减过剩产能继续取得进展;控制污染工作力度加大;开放进程不断推进。

丹尼尔表示,IMF欢迎中国政府更果断地将政策重点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增长,特别是从依赖债务的过度投资转向消费。这将使经济增长持续下去,并让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、环境更加清洁、风险显著减少。

为了实现高质量的增长目标,丹尼尔强调,中国需要利用当前的增长和改革势头,在如下方面加快改革步伐:淡化经济增长目标,继续控制信贷增长,进一步促进消费,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,加快对外开放,以及推进政策框架的现代化改革。

在此次访问中,IMF第一副总裁大卫·利普顿参加了最后的政策讨论,并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、财政部部长刘昆、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等高层官员进行了会晤。

中国金融去杠杆的决心绝不会放松

近期召开的中央财经委第一次会议再次对去杠杆作出部署,并首次提出“结构性去杠杆”。中国的去杠杆到底取得了怎样的进展?

在金融领域,丹尼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去杠杆取得了很好的进展。“近期,各部门还在继续加强协作,以遏制金融部门的风险……金融产品层层嵌套的情况在削减,很多高风险的产品在减少,一些银行和金融机构的风险得到去除。”

丹尼尔透露,他从过去两周与中国政府部门的会谈中了解到,“中国政府在这方面(金融去杠杆)的决心丝毫不会减弱。”

而在实体经济领域,他向本报记者指出,去杠杆的情况是“比较微妙的”,实际上并没有显著的减少,尽管债务增速是显著放缓。“如果你想减肥,你不应该绝食,而是应该进行可持续的、健康的节食。同理,中国经济应该通过改革,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,从而减轻对债务的依赖。”

为了进一步控制信贷增长,丹尼尔指出,需要进一步遏制地方政府投资,进一步遏制国有企业借款,并控制家庭债务的快速增长。“信贷增速虽已放缓,但依然过快。”
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5月3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8年1季度,包括居民、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242.1%增加到243.7%,微升1.6个百分点,上升态势较为平稳。居民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都有所上升:相比于2017年末,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1.0个百分点,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1.2个百分点。

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宣布,中国金融业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。随后,易纲宣布了金融业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,预计涉及证券、基金、期货、保险和金融租赁等行业。

对于中方近期宣布的改革开放举措,丹尼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,IMF代表团在与中方的会谈中重点讨论了这些内容。“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对于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强烈意愿。我们非常欢迎中方近期宣布的一系列措施,希望这些政策可以尽快落地。”

他指出,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制度依然相对受限,中国加快开放不仅有利于中国实现高质量的增长目标,而且也将让全球经济收益——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。

强势美元不会给中国太大压力

近期,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挥舞关税大棒,向中国等贸易大国不断施压。对此,席睿德回应道,IMF认为不断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给全球经济带来了下行风险。他呼吁通过国际合作来减轻贸易紧张,因为单边行动可能适得其反。

“贸易关系紧张对所有人都不利,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。关税带来的直接影响还不是最重要的,更关键的是,随着不确定性的增加,消费信心、投资信心、资本市场情绪都将受到影响。这将进一步推高风险。”席睿德说。

IMF认为,中国最近在化解矛盾方面所做的工作值得欢迎。“在全球体系下,各国应该用多边机制解决彼此的摩擦问题。尽管多边机制不是完美的,但我们可以对它进行改革。” 席睿德说。

近期,美元升值、美联储加息让新兴市场承压,阿根廷、土耳其等国的货币纷纷跳水,并导致显著的资本外流。这是否可能演化成系统性的危机?丹尼尔认为,尽管某些经济体表现相对脆弱,并存在某些风险蔓延的压力,但总体而言,新兴市场的风险可控。

具体到中国,他指出,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相对平衡,外汇储备依然充盈,而且中国也准备好了充足的应对工具。因此,他认为,中国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当前的挑战。与此同时,他指出,中国应该继续提高汇率的灵活性,这样的改革将成为外部冲击的减震器。

在访华期间,IMF代表团与中方的讨论还涉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建设。利普顿在访问结束后的声明中说,“‘一带一路’倡议是一项值得欢迎、具有潜在变革性的倡议。建立总体框架,开展有效协调,适当关注伙伴国的债务可持续性,这些措施将促进这项倡议的成功实施。”

当被问及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前景时,席睿德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很大的潜力,有丰富的内涵。“有些人只想到了实体投资,但实际上它涉及互联互通,有助于消除贸易壁垒。综合这些内容,我们认为,这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倡议。”

4月12日,IMF总裁拉加德与易纲在北京共同宣布,中国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能力建设中心正式启动。该中心将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提供各类培训课程,支持沿线国家的能力建设,促进交流与互鉴。

为了更好地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席睿德指出,需要确保投资决策是明智的,遵循的法律框架是完善的,同时,要尽量减少项目的风险,最大程度上追求投资回报。

  (作者:郑青亭)  (出处:21世纪经济报道)